电子竞技的野蛮女上司

文章分类: 房产 / 物业管理 发布时间: 2020-11-18 13:01 发布作者: 腾讯体育 浏览次数:
摘要: 编者按:电子竞技不需要弱者,但女人不是弱者,她可以比男人更强。27岁的周蕊,从来没有想过33岁的自己...
编者按:电子竞技不需要弱者,但女人不是弱者,她可以比男人更强。


27岁的周蕊,从来没有想过33岁的自己会成为一个电竞俱乐部的经理。


那时候的她,还在做房地产策划,和很多姑娘一样,憧憬的是升职、加薪,偶尔有假期了能与男友或者闺蜜一块儿去旅游,但和其他姑娘不同,她的男友孙力伟是一个电竞选手,业内闻名的xiaOt。


2014年,xiaOt变卖家产筹资100万,组建了eStar俱乐部,周蕊转行电竞,当了俱乐部经理,有了一个新的名字,“掰掰”。


几年下来,“掰掰”又成了“掰姐”,成了eStar俱乐部的“野蛮女上司”。


于是,就有了腾讯体育系列纪录片《冠军绽放》的一集,《“野蛮”美女上司 如何成为诺言猫神心中的一姐》。



冠军背后的她:队员们心里最想感激的人


去年6月15日,在征战KPL的第1001天,eStarPro捧起了春季赛总冠军。


冠的第二天,eStarPro冠军之夜活动中,在被主持人问到最感激的人是谁时,当时的新人花海(罗思源)脱口而出的是,“我们的经理掰掰吧,因为我跟无铭都是她从次级带上来的,因为她,我们才有了打KPL这个机会。


花海


在加入eStar之前,花海是次级联赛很有名气的选手,在他的队伍解散时,收到了来自多支队伍的橄榄枝。而掰掰也亲自出面,去和花海进行沟通。


初次见到花海的那一幕,一直清晰地留在掰掰的记忆中,“没想到他跟我讲,我什么要求都没有,我愿意跟你走。但是我只有一个要求,他就很唯唯诺诺地说,我能不能带着我的小伙伴,也是武汉的,他叫无铭(张聪)。”


掰掰答应了花海的唯一要求,而令她没想到的是,花海和无铭两个新人,带给了eStar更多的惊喜,


他们和经验丰富的队友们搭档一起,在进入KPL的第一年就帮助队伍赢得冠军。


掰掰和诺言沟通


当然,花海并不是掰掰背着包“拍”下的第一个人。


作为最早组建王者荣耀战队的初代俱乐部,eStar早早就建立了青训队伍,在最初搜罗人才的时候,掰掰就曾发掘了帅气又腼腆的诺言(郭桂鑫)。几年后,诺言不仅是在边路打出了一片天的顶级选手,也成为了联盟中极受欢迎的明星选手。


从“电竞小白”到“野蛮女上司”


2014年,年少成名、并且在电竞圈征战了十多年的xiaOt,选择用“all in”的方式,把自己的房产和资产都投入创业中,建立了eStar电竞俱乐部。身为女友的掰掰,从原本从事的房地产策划,转行做电竞。


长达14年的职业生涯中,xiaOt横跨六个电竞项目,曾拿到超过50个冠军头衔,是中国电竞界公认的“天才选手”。而美术系科班毕业的掰掰,则是“电竞小白”,“刚入行那时候就不懂,也不知道xiaOt是什么明星,就是莫名其妙就进来了,作为他女朋友帮帮忙什么的。”


2014年,xiaOt创办eStar电竞俱乐部


一个有激情和热爱,另一个懂电竞,这样的“夫妻档”,很快把俱乐部运作的风生水起。六年多过去,eStar俱乐部从风暴英雄一个项目出发,逐渐组建了王者荣耀、QQ飞车手游、英雄联盟等多个分部。


俱乐部不断发展的背后,摩擦和争吵都在所难免,哪怕吵着架,也要继续一起为eStar而努力,“每次吵架,我还要给他汇报工作,然后大家都装作没事的人一样。一谈到工作,大家对eStar,我也是一腔热血,他更是一腔热血,然后我们俩就达成共识。”掰掰说。


在刚刚兴起的移动电竞,各项规则在逐步发展和完善,选手们的身价也随之水涨船高。这其中,Cat(陈正正)的两次转会,都创造了最高记录,两次都与eStar相关。百万转出的选手,花费超千万的价格再买回来,当时也在业内引起了一阵轰动。很多人都在“吃瓜”看热闹,调侃着xiaOt和掰掰的决定。


深耕电竞圈几年后,掰掰已然有着自己的判断和坚定之处,“KPL已经具有大的用户基础和商业价值了,要根据当下买的时候,去判断它的身价值不值得。”


同一个转会期,eStar引入多名选手,并且赛季开始前,引入雅加达亚运会Aov表演项目夺冠的Alan(王添龙)。花海和无铭则在二队中,磨练着自己。


2019年KPL春季赛,六朝元老eStar终于等来属于他们的绽放时刻,在春季赛捧杯,并且在两个月后,问鼎世冠之巅。



作为女性经理人,掰掰希望自己像是选手们的姐姐,但经理并非是姐姐。除了赛训交由专业团队外,她更多的是在习惯、纪律、生活以及选手商业发展方面,为选手们不断发力。她有着女性的细腻,也保留着自己个性中的直率和严厉。


“你和我讲什么呢?那不就是吗?”


“算得过来账吗?不要痴心妄想了!”


“我觉得你的头脑都是糊的;赶紧去呀妹子,别再拖了,十分钟了!”


在同事的眼里,掰掰的要求严而且对时间掌控非常紧,一旦不能达到她的要求,掰掰就会“凶”起来。“我是大家说的大龄处女座女领导,经常喷人,”掰掰说。


但喷人的原因,当然不只是因为野蛮,而是她有着一种压力,一种其他人很难感知的压力。


电竞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是新兴行业,俱乐部的管理也很难复制传统体育,但有一点是相同的,那就是俱乐部的女性领导很少,无论管理男选手,还是和其他同事沟通,都缺乏足够的缓冲,也没有可以效仿的例子。


“就会有焦虑感,真的我太难受了,太难过了,我不想干了,”掰掰说。


但每一次说完不想做了,她又回来了。


那一年年末,eStar俱乐部和选手们,在年度盛典中,获得多项殊荣。被人称赞业务能力时,掰掰也透露了自己的内心想法,“我觉得,我很幸运,因为他们是冠军,我才有这样的发挥空间。”


母亲掰掰:想抓紧时间为孩子创造一些价值


征战KPL的前五个赛季,eStar三次打进四强,却没能最终登上决赛舞台。俱乐部经营,也曾一度遇到困境。


据掰掰回忆,“2018年,eStar曾因融资问题,导致资金链断裂。最难的时候,差差一点点就垮了。(工作人员)可能有半年都没有发工资,半年房租没有交。”甚至严重到,物业就要直接关掉俱乐部的电闸。


最难的时候,得知自己怀孕的消息,掰掰也曾陷入纠结,出于对xiaOt的了解,她决定把孩子生下来,“因为我很了解xiaOt嘛,他很想要拥有一个家的那种感觉。可能他从小出来得太早了,就会对这个家庭的渴望会比较强烈。”


掰掰的忙碌,并没有因怀孕而改变,她依然挺着大肚子忙前忙后,一直到孩子出生前2天,还在继续上班。2019年大年初一,掰掰和xiaOt的儿子小小T出生。几个月后,小小T就陪伴着妈妈,在休息室里时睡时醒的,见证了哥哥们捧起了世冠奖杯,并且,留下了第一张冠军合影。



eStar捧起世冠奖杯,掰掰一家和队员们合影


这一年,对于eStar也有着里程碑式的意义。8月,eStarPro与武汉旅发投集团(现武汉旅游体育集团)达成战略合作,落户武汉。


今年年初,新冠疫情爆发,许多行业都被按下了暂停键。复赛前,掰掰一直都做为志愿者的一员,为医护们输出物资,出着自己的一份力。3月,比赛相继恢复线上赛,掰掰又一头扎进了工作中,把孩子送回了银川的娘家。


原本两人计划回老家办家宴,但是因为xiaOt工作忙,未能前往,计划泡汤。


和儿子分别四个月,掰掰终于能抽出时间回家,也只是匆匆回去三天,随后,又重新回到武汉,一下飞机就先赶回公司。


身为母亲,掰掰比任何人都知道,自己缺失了对孩子的陪伴,但是她只能这样,这是她身为职业女性的选择和坚持,“比起做一个全职妈妈,我可能会焦虑,我宁愿在他不太懂事儿或者说很小,或者说我父母能够帮助我去带孩子的这几年内,我还能抓住这几年的时间我去奋斗,去给他创造一些价值。”


城市逐渐恢复了往日的生机,eStar被迫推迟的主场计划,重新开始筹备起来。


武汉eStarPro主场


2020KPL春季赛,eStarPro正式更名为“武汉eStarPro”,带着城市主场的前缀战斗。2020年10月7日,武汉eStarPro主场,正式对外开放,首场比赛门票在4分钟内售罄。


这一年,对于武汉eStarPro和掰掰而言,困难似乎还是层出不穷,但是坐在自家的主场里,掰掰久违地感慨了,“这么久的努力真的、终于没有白费。”


点击原文观看纪录片《“野蛮”美女上司 如何成为诺言猫神心中的一姐》



TOP